还在为找代理商/供货商而发愁吗?华强北××网免费网络批发新模式:华强北实体店+淘宝店就可以轻松做批发了。”在一些QQ群或者微信群上,做手机相关生意的华强北人经常会收到这样的广告,一键上传供货商产品到网店,轻松做代销。而在华强北高楼林立的楼宇间,也常常能看到支持电商创业的广告牌。

看上去,互联网这条“长尾”在横扫所有传统行业的同时,也扫到了华强北。

用电商撬动传统产业

事实上,华强北要做电商的口号已经喊了多年。

在一些政府官员看来,如果华强北还是依赖柜台交易,那么有限的空间资源,包括道路交通都将承担不了,市场份额也会越来越小,最终整个市场还是会萎缩。由此,一些主动向电商转型的网站成为了当地政府重点扶持项目。

有着“华强北教父”之称的王老豹是深圳英特翎科技执行董事、潮汕商会会长,同时也是深圳市人大代表,早在几年前,他提出了要在线上改革华强北的意愿,建议华强北的商家都结合电子商务这条路来走。”如果现在不走,以后的冲击会更大,全世界都在做电商,如果你不参与就会被淘汰。”

2010年,深圳福田区政府推出“电子商务示范区”的大战略,王老豹凭借其在华强北的雄厚实力获得了政府的支持,顺势成立了深圳市华强北在线商务有限公司,初期投资计划总规模为1亿元人民币。该公司旗下的电子商务平台“华强北在线”(现改名为“华强北商城”)于2011年4月上线,是华强北数码产品行业中较早试水电商的企业。

据业内传言,腾讯CEO马化腾也因与王老豹私交尚好,并看好垂直电商领域,私人投资5000万人民币加盟华强北在线。

“政府很支持我们做电商,还把华强北街上的一些路牌广告免费提供给了我们。”作为华强北在线的操盘手,CEO沈浩淼告诉记者,目前淘宝上3C数码产品70%的货源都直接或间接来源于华强北,但华强北的商家虽然有很多货源和供应链优势,却缺乏电商的实战经验,大家需要一个平台。

“华强北近10万家的供应商、小厂家就是缺乏一个良好的销售出口。”沈浩淼认为,除了一些大品牌,大部分产品不为用户所知,而这些产品可能有着大品牌80%的质量,却只卖大品牌50%的价格。“这就是性价比,只要华强北的厂商有生产的能力、设计的想法、做自己品牌的意愿,我们就可以给他们一个销售出口,帮忙把产品推给用户。如果产品有问题则由我们来承担。”

据沈浩淼提供的数据,目前华强北商城采用的是“京东模式”,一个月的交易量大概为3000万元,包括零售和批发,而上半年的交易额已达2亿元。

“原来我们希望做淘宝模式,即做好一个平台,让商家入驻开店,不过商家的实战经验过于薄弱,去年年底我们转变了思路,直接包揽售前、售后、物流、商品的上传及经营,商家变成供应商,就像京东一样。”沈浩淼说。

“不过,京东是传统的购销模式,跟供应商采购,拿到货之后卖给消费者,这期间会产生巨大的库存。而我们几乎是零库存,商家转型为供应商之后,货源还是在商家。华强北商城有一个仓库,这个仓库允许商家免费寄存货物,在货还没有卖出前,商家随时可以拿走。”

沈浩淼解释,由于华强北的工业资源太多,如果全部采取购销模式会造成很多库存。这样做的好处在于,能够减少库存,降低风险。此外,华强北商家的通路很多,对货源的处理较为灵活,电商要做的就是为其提供另一条通路,而非锁死货源。

科通芯城的负责人朱继志也较为认可“京东模式”,作为国内最大的IC元器件分销商之一,他对电商带来的巨变感受尤为深刻,“以前在线下时,科通主要是做大客户,比如华为、中兴、康佳、TCL等,它们的采购量足够大。但一些小企业,比如几十个人的小工厂,产量不大时,就不能从英特尔直接采购元器件,只能通过代理商采购,但对于正规的代理商来说,这些客户又太小,不愿服务或者服务不好。他们就只能从华强北采购元器件,可能产品的品质、批次等就不能有好的保证,服务也跟不上。”

“现在,我们把元器件买进来,再卖出去,我们向客户收款,再跟上游供应商结算,做的就是差价模式,目的是要把以前传统的从华强北买元器件的客户转到我们自营的网站上来。”朱继志对记者表示,去年科通芯城做了8亿元的交易额,而今年的目标是40亿元。

电商也会抢饭碗

尽管上升的势头迅猛,但沈浩淼坦言目前电商对华强北的影响还是很有限。

“以数码产品为例,除了华强北商城规模较大外,都是一些小电商,主要以批发数码成品、数码配件为主。这类网站更多是传统业务的延伸,做不大。”他对记者表示,传统企业做电商不够纯粹不够彻底,需要加入更多互联网的思维。

而跨界进入互联网行业的朱继志也表示,由于是硬件出身,在过去两到三年时间中,自己更多时间是在学习互联网和电子商务,不是在元器件行业本身。

“我们是在做跨界的事情,一边是传统制造业,一边是新兴互联网产业,这两者对对方的理解都存在很大偏差。当很多人发现互联网开始向硬件转化时,这就变得有意思了。过去几年中,我们硬件行业一直在学习互联网是怎么回事儿,而现在,我们可以利用已有的资源来帮助互联网行业来做更多的硬件产品。”朱继志说。

而在行业中,电商的模式还有其他类型。据朱继志介绍,目前华强北的电子元器件电商模式主要有三种,第一种是做撮合交易,像阿里巴巴一样,做黄页,收会员费。这类电商中做得比较好的一年能收2000万~3000万的会员费。第二种是做小批量服务的电商,因为国内电子设计业涌现出很多设计公司,其研发活动和小批量生产增多,此外,一些外单型OEM也会经常接到小批量的订单,因而催生了这种小批量服务的电商,规模大的一年能上亿。第三种就是科通芯城这样的大分销商所做的电商,能够满足一些中小企业的需求。

“以目前华强北的大环境来看,虽然很多人选择了电商再创业,但真正整合起来却不容易,因为在华强北,已经有自己独有的生存方式。”朱继志说。

据工信部统计,2012年中国IC元器件行业市场份额超万亿元,跟3C、汽车等市场份额相当。同时,据阿里巴巴数据,中国中小企业超5000万,其中技术制造型企业近500万家。朱继志的理解是,在华强北中,做着“微型生意”的人不计其数。

由于IC元器件行业没有什么门槛,一两个人就能撑起一个店铺,平时这些人的工作就是帮朋友找货,像手机上的一个小部件,打个电话,窜个场子就能找到,电商对于他们来说无疑是个抢饭碗的事,从主观意愿上来说,并不是太多的人愿意去尝试。

此外,深圳市人大代表向隽认为,虽然随着电商的兴起,很多市场订单渐渐转移到线上,通过电子商务平台来达成,导致实体市场的重要性在下降,但是由于中国电子[0.00%]商务诚信体系的不完善,线下实体市场仍然具有电子商务不可比拟的空间。

不过,对于华强北首吃“螃蟹”的人来说,电商的未来仍具有巨大的潜力。

“今年的交易额应该能达4亿元,如果能完成5亿的话,明年可能就会定12亿~15亿的目标。”沈浩淼对记者表示,数码产品的利润空间比较大,尤其是配件,毛利率达10个点,华强北商城争取在销售额取得一定比例增长的同时,尽可能调整产品结构,多做配件,提高整体毛利率。

“华强北具备很强的硬件开发和制造能力,我们一定要把这种潜力挖掘出来。”朱继志说,可能某一天,你有一个想法,只要有投资人支持,你的想法便可能在一个月之内通过产业链的运作来实现,甚至量产、销售,进而带动整个产业。

http://finance.ifeng.com/a/20130815/10436221_0.shtml